设为首页   加入收藏   
 
 
 
首页
> 宣传教育 > 清风文苑

视力保护色:
古代都市的上元之夜

2020-02-10 信息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浏览次数:字体:[ ]

大唐长安的十二时辰,只有在元宵节前后,才有每时每刻都尽洒繁华的荣景。

让我们先回到神龙年间(705年-707年)。神龙是武则天与唐中宗共享的年号,共使用了三年。在国家政治层面,李唐复辟,武周落幕,虽然此后宫中余波不断,但随着唐玄宗即位,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,开元年间(713年-741年)的国富民强与诗情画意,至今仍被国人津津乐道。

我们不知是神龙年间哪一年的上元之夜,但知这一夜“金吾弛禁,特许夜行”,金吾本是一种神鸟,后世多用以指代守卫京城的禁军。唐代仍然实行宵禁制度,保留着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”的古风,鼓点指挥着人们的作息,“日暮,鼓八百声而门毕”,城门、坊门皆关闭,大街上冷冷清清,众人只能在所居本坊活动,若走出本坊,即已“犯夜”,免不了律法治罪。只有元宵节前后,宵禁松弛,所有人都涌向了夜的深处,而这夜的深处是一片火树银花。

这一夜乃是“盛饰灯影之会”,史料没有细述这夜的灯是怎样的灯,却记录下了一件风雅之事。大唐是诗歌的国度,上元之夜怎可无诗。这一夜,“文士皆赋诗一章,以纪其事,作者数百人”,参与者甚众,而只有中书侍郎苏味道、吏部员外郎郭利贞、殿中侍御史崔液的诗并为绝唱。三首诗倒是都谈到了上元之夜的灯火,苏味道云:“火树银花合,星桥铁索开”,今夜灯火与焰火交织在一起,我们的耳边仿佛传来了焰火燃放的轰鸣,夹杂着鼎沸的人声;郭利贞云:“九陌连灯影,千门度月华”,今夜灯火非止一处,而是遍布全城,在五光十色的灯火之上,别忘了还有一轮高悬的圆月;崔液云:“鳷鹊楼前新月满,凤凰台上宝灯燃”,光影与城市高大华丽的地标性建筑融为一体,由此我们可以遥想长安的壮美。

在上元之夜,长安真正成为了不夜城,人为设定的时间禁区以及与此关联的空间禁区,在这一夜都消失了,难得良夜如此,人们尽情狂欢。上面提到的崔液,其实一口气写了六首上元之夜的诗,有一首写灯会散场后的心情:“星移汉转月将微,露洒烟飘灯渐稀。犹惜路傍歌舞处,踌蹰相顾不能归。”是不能归,还是不愿归,读者大可玩味。

唐代是元宵节国家化的完成阶段。据唐史学者孟宪实的观点,隋炀帝时,元宵节国家化正式起步,到唐玄宗时,元宵节成为国家的法定节假日,正月十四、十五、十六放假三天,宋代沿袭。玄宗本人亦相当热衷元宵观灯,史载“唐明皇于正月望夜上阳宫大陈影灯,设庭燎,自禁门望殿门设蜡炬,荧煌如昼”,又有其上元之夜在勤政楼观灯之记载,上阳宫在洛阳,勤政楼在长安,洛阳与长安同为大唐都城,洛阳的上元之夜,想必也如长安一样热闹。

开封的灯会之夜

大唐长安与北宋东京(今河南开封),是中古时代中国最繁华的都市,放眼世界,能与之匹敌的城市也不多。但这两座城市有着根本的不同,打开长安城市地图,其规划之严整,可谓古代之最,除宫殿、苑囿、市场外,其他区域分成一个个小方块,这就是坊里。长安城一共有108坊,沿朱雀大街中轴对称分布,坊为居住区,与市场分开设置。坊是一个由围墙围合的相对封闭的空间,中设坊门,供人出入,配合宵禁制度,坊门夜闭晨启。而北宋东京则采用开放的街巷制,居住空间与商业空间不再有明确的界限,沿街店铺大量出现,商家们各自使出浑身解数,大肆宣传,招引顾客。

更为重要的是,北宋东京不再实施宵禁了,商家们夜间也能营业,夜市让城市更有魅力。实则夜市在唐代晚期兴起,到北宋时,已经相当发达了。孟元老在《东京梦华录》中专门写到了东京州桥的夜市,州桥又名天汉桥,在御街与汴河的交汇处,地近大相国寺,可以说州桥将御街分成了南北两段,南段从州桥到朱雀门,夜市供应的美食,作者足足开列了近五十种,营业时间到三更。

北宋东京市民平素也能充分享受夜的绚烂,元宵佳节这一天,更是倾城出动,通宵乐赏。这是宣和年间(1119年-1125年)的元宵节。从冬至开始,御街上已经相当热闹了,杂耍艺人竞相展示自己的看家绝技,到了正月初七,宣德门前“灯山上彩,金碧相射,锦绣交辉”。我们前面提到了御街,御街的南端是朱雀门,北端是宣德门,宣德门是宫城正门,这座城门充分展现了“皇居壮丽”,皇居门前的灯山自然也只有壮丽二字可以形容。静态的灯已不能使观众满意,灯山顶端设置了一个木箱,“用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高处,用木柜贮之,逐时放下,如瀑布状”。

灯山只是上元之夜惹眼的装饰之一,从灯山到宣德门楼横大街的百余丈街道,“用棘刺围绕,谓之棘盆,内设两长竿,高数十丈,以缯彩结束,纸糊百戏人物,悬于竿上,风动宛若飞仙”。仿佛在北宋东京的上元之夜,一切众人能够想象的华丽景象汇聚在了一起。

元宵节是普天同乐的节日,正月十六日,宋徽宗御宣德门,到得早的百姓,甚至能一睹天颜。宣德门左右是王公大臣搭建的彩棚,唱戏者有之,舞蹈者有之,好不热闹,“时复自楼上有金凤飞下诸幕次(临时搭建的帐篷),宣赐不辍”,比较特别的是开封府尹的彩棚中,挤满了罪人,不时传来对这些罪人的处置措施,以警示普通百姓,而“楼上时传口敕,特令放罪”,元宵是大赦的恰当的时间,不独北宋有之。夜幕降临,灯山登场了,“华灯宝炬,月色花光,霏雾融融,动烛远近”,过了三更天,忽然一声鞭响,“山楼上下,灯烛数十万盏,一时灭矣”,这并不意味着今晚活动的结束,众人之后转场到大相国寺夜游,这里仍十分热闹。

孟元老在南宋都城杭州,满怀深情地追忆北宋东京的每一座城门、每一个节庆,这是一个美丽的梦,如梦之梦。

北京的烟火之夜

一年前,故宫举办的“上元之夜”文化活动,向观众呈现了一个平时殊难见到的万千灯光交相辉映中的紫禁城。元明清三代皆定都北京,因此北京的民俗文化尤其发达,绵延至今。宫廷过节与市井过节,容有豪简之区别,而图一个热闹是相同的。

据清代晚期富察敦崇的《燕京岁时记》记载,正月十三到十七都是灯节,正月十五称之为“正灯”,京城各地张灯结彩,而要论最值得观赏的,富察敦崇推荐我们可到东四牌楼和地安门去,他说“六街之灯以东四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,工部次之,兵部又次之,他处皆不及也。若东安门、新街口、西四牌楼亦稍有可观”。赏灯之外,还要放烟火,富察敦崇一口气列举了十五种烟火的名字,有二踢脚、飞天十响、金盘落月等,“富室豪门,争相购买,银花火树,光彩照人,车马喧阗,笙歌聒耳”。

宫中过节,自然也要张灯、燃放烟火,但却不宜在紫禁城中燃放烟火,紫禁城以木构建筑为主,实在应该离明火远一些。清宫元宵节的活动,不独在紫禁城中举行,满清入关后,沿用明代的紫禁城为皇宫,因而有精力营建在海淀的皇家园林,圆明园可说是清宫元宵节活动的一个主会场。《清稗类钞》记载,嘉庆以前,每到元旦与正月十五,皇帝钦点“皇子皇孙及近支王贝勒公,曲宴于乾清宫及奉三无私殿,皆用高椅盛馔,每二人一席,赋诗饮酒,行家人礼”,而正月十六,皇帝则要在奉三无私殿中邀请大学士、有功勋的九卿,名为“廷臣宴”。奉三无私殿,就在圆明园中。圆明园中的奉三无私殿、九洲清晏殿、正大光明殿等,都曾举办过不同名目的宴会,园林宴会,听起来似乎惬意,但皇家宴会从来不只是宴会,更是宣扬恩威的场合,无怪乎受邀的贵宾战战兢兢。

或许真正能让众人皆感到轻松的是火戏,宫中燃放的烟火精巧无比,并有其他表演形式助兴。嘉道之前,每到上元之夜,要在圆明园放“和合”,也就是烟火盒子,盒子一共有三层,“一层为天下太平四大字,二层为鸽雀无数群飞,取放生之意,三层为四小儿击秧鼓唱秧歌,唱‘太平天子朝元日,五色云车驾六龙’一首”。在视觉文化尚不发达的清代,如此火戏大概可以说是视觉奇观了吧。

节庆,在我们日复一日循环往复的平淡生活中,标记出特殊的时间节点,创造出一个超越日常的特殊空间,在这个空间中,我们得以释放积累的疲惫,重温传统的魅力,获得再度出发的力量。上元,以及其他节日经久不衰的吸引力,或许就在于此吧。(罗慕赫)

(编辑:)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[全文下载]:
分享到:
0
上一篇:
下一篇:
 
  欢迎发送电子邮件至ytjwxcb@yt.shangdong.cn提出您的宝贵意见
中共烟台市纪委 烟台市监察委员会 主办 烟台市综合信息中心创意制作和技术支持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